您的位置: 主页 > 台湾 > 正文

人渣-父女 QMRN

2019-09-08 16:51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本文原标题:人渣-父女

本网今日讯 朋友们,前段时间我发了一遍《如此弟媳》的帖子。控诉了2017年4月9日江西萍乡安源区五陂下红旗村村民丁安民的儿子丁伟华为了我弟邓美红和我美良一起去找我的侄女邓思姨一事,无故将我左手砍断。后来我向萍乡安源区人民法院起诉,结果法院仅判了丁伟华15个月的有期徒刑。总共治疗费加起来也就7万元。我自己3年不能工作。请求村政府给我一个人吃了一个300多元一个月的低保。当然还是要感谢现在的共产党对老百姓的关爱。不然我连稀饭都没有吃。  2019年6月12号我又向安源区人民法院起诉丁伟华,向他索赔后续治疗费。只是这次起诉是民事起诉,这个法庭就在我的镇政府门口。在法庭上丁安民父子俩竞然违背法庭纪律(开庭前法官就宣读了法庭纪律:不准打电话),他们在法庭上二人打电话喊流氓来围攻法庭。幸亏那天还是有好多法警在埸。休庭之后丁安民还骂我,甚至冲过来想打我邓美良。最后通过几次的法院调解仅赔了我5000元的后续治疗费。因长期打官司,也耽误了后续治疗,因此我伤恢复得不怎么好。  2019年的8月6号-9号在安源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五陂镇一起黑社会团伙。其中就有一个黑社会的组织者文亮。这个文亮砍伤了美良之后。在2018年6月又砍伤我村里的一个男同志。走投无路之下,最后还是去派出所自首。这次审判共有27个犯罪份子。在法庭上这个文亮说,他砍伤我没有拿 一分钱,完全只是为朋友出气。在法庭上还没事一样。经检察院控诉,文亮砍伤30多人,其中还有一个抢救无效死了。可是检察院只提起公诉判其有期徒刑8-12年。古代的封建王朝,都 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杀人必偿命。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经常犯罪的人,伤了那么多的人,还致死一个,竞然还判这么轻呢?  最可恨的是,2019年8月12号,晚上8点左右,丁安民也就是我弟邓美红的岳父和他的女儿丁文下黑手打我弟邓美红。丁安民打了我弟9拳,打在肋部和胸部,致重伤。当时报警了,也只是作作笔录,也没有做什么处理。听我弟说,好象是那干警和姓丁的很熟。我弟他说,就是为了一把古琴,我弟的女儿放在丁家了,这天姓丁的过什么70大寿,结果这琴不知怎的弄坏了。丁安民就打电话要我弟邓美红去拿。因为这琴是我弟买的,有点心痛,说了他们几句,所以他们父女就打他。  朋友们,大家评一评,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王法。丁安民自己的女儿为了跟他的第一个女婿没有结成婚,把户口都弄丢了。没有结成婚的原因是:因为丁琼还没有嫁到那边男方,听丁琼的奶奶说,是因为还没有过门就没有饭给那边男人母亲吃。这样的女人就连牲畜都不如。他的女儿丁琼在自己家里生下他的外甥女,10多年呆在家里嫁不出去。丁琼第一次来我家和邓美红相见时就说:我来可以,但我不会跟你生小孩,还有我不会侍候你的老妈。“当时的气份就很凝固,我妈和我弟就不高兴。我弟美红就不同意,我妈也不同意。可是后来,丁琼就一直赖在我弟家。后来就和美红生了个女儿叫邓思姨。也就是为了找这个邓思姨才被他们家把我的手砍成二段。就这样我弟邓美红和这个丁琼也没有结婚,但在一起有8年之久。后来听说生了小孩没有结婚证,要罚钱。好象是花了一点钱才弄了一个户口,办了一个结婚证。在没有办证之前还老实一点。就是办了证之后,就开始嚣张。连我的母亲自己花钱买点排骨,还要由丁琼分着吃,余下的那女人就藏起来。丁琼跟她前男友生的女儿丁芳都是我弟邓美红一直供她读中学,以且花钱买着去读了一个什么卫校。现在结婚了。丁安民还跟他的外甥女打官司,要丁芳给他抚养费。  朋友们你们评一评。丁安民自己的女儿丁琼带着个私生崽在家10多年。来到我邓家。什么事都不干,天天打麻将。我80岁的老母亲都帮着做家务。邓美红除了养活他一家四口,丁家带来的女儿我们邓家也一点不嫌弃。供她上学,帮她成家立业。我母亲在病期间,她自己以且她娘家就住在我们家的对面,都没有来看看。我母亲死了之后,天天争着分财产。其实我母亲没什么财产,一点点退休费,都是用来做了安埋费。大家庭的时候,那些什么老东西我们都没有要。也没有那个提,只有丁家那没有教养的臭女人,天天叫着要分什么财产。说什么我哥吃了我妈妈的退休金。我们邓家个个都不嫌弃他们,他们竞然还这样对我们。  丁安民自己的儿子丁伟华雇凶伤人,坐了班房,又赔了医药费。至今都没有醒悟,连自己的女婿都打。邓美红,我们这里的人没有那个不说他勤奋,老实。丁安民身为父亲为一点小事,把自己的女婿打成重伤,还扬言:老子反正有钱,就是打,很很地打........  朋友们,我不知道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王法,有没有道德,还道 是我们中国的法律不够严酷,致使这些犯罪份子如此逍遥。  2019年9月号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tianya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