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通摘 > 正文

3.5循道为孝 ETZV

2019-08-12 22:29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本文原标题:3.5循道为孝

本网今日讯 3.5循道为孝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论语·学而1.11》、《论语·里仁》)  杨伯峻:孔子说:“当他父亲活着,[因为他无权独立行动,]要观察他的志向;他父亲死了,要考察他的行为;若是他对他父亲的合理部分,长期地不加改变,可以说做到孝了。”  钱穆:先生说:“父亲在,做儿子的只看他志向。父死了,该看他行为。在三年内能不改他父亲生时所为,这也算是孝了。  ?  详解:  这一章表面上好像孔子在说孝,实质上是在说道。杨钱二师都将这个要害隐去了,这又是朱熹搞的鬼。  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父:父母;志:志向;行:行为。“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这两个分句是互文句式。古人为了简洁和优美,常在诗文中采用互文来修辞。  ——互文,也叫互辞,其方式是:上下两句或一句话中的两个部分,看似各说两件事,实则是互相呼应,互相阐发,互相补充,说的是一件事,即由上下文义互相交错,互相渗透,互相补充来表达一个完整句子意思的修辞方法。  ——由于互文是前后贯穿的,如果说父亲在,儿子无权独立行动,那么父亲也太霸道了吧?  ——此章说的是父母行正道的,既然父母行正道,这种情况就不存在,所以杨伯峻[因为他无权独立行动]的注解显然是强加给孔子的。  ——这里互文的意思是无论父母在世还是去世,都要考察儿女的志向和行为。大家稍为想想就会明白:难道父母在世就不用看子女的行为吗?难道父母去世后就不用看子女的志向了吗?  ——三年:指长时间;无改:不改变;于:对于;父之道:父母所遵循的道;注意,孔子说的父母,是指正人君子的父母,而不是有人说的父母做强盗杀人放火江洋大盗之类的,也不是庸庸碌碌下流猥琐的宵小。  ——可:合适;谓:称为;“可谓孝矣”是“谓孝可矣”的倒装式:做到这样(即循道而行),称为孝是合适的。  杨、钱两位都不懂互文,这是因为大儒朱熹装不懂。他俩将子女的德行截然分成“父在”和“父没”两部分,这显然是荒唐的,难道人的德行会随着父亲的生死而改变的吗?  古人的“三”是指多的意思,三年是长期的意思,钱师显然解释错了。  对于孝,中国人一向来比较重视。但是到了“五*四”,魯迅等人提出打 倒孔家店后,孝就逐渐淡薄直至衰落,特别是经过文哥批 林批孔这样全國性大规模運動以后,孝悌等优秀傳統就被彻底摧 毁了。  这就导致许多吃瓜群众至今还认为孝悌是 吃 人的封建礼教,因而觉得对父母不孝是小节,兄弟姐妹不和是稀松平常事,甚至有虐待父母兄弟阋墙的,且无羞耻之心,为路人侧目,因为他们破坏了家庭,也就败坏了社會。  在历史上,古有李世民弑兄殺弟要胁父王交出皇權,后有哥命者 父母 献 出全部家 产。有些 人出身有 钱人 家,为了哥命出风 头,亲手当众 弑 了 父母,作为参加哥命的投 名状,实在令人齿冷,这样的哥命,于社會何益?  其父 母悔 不当初:如果当初生一块 叉烧,还可以 餸饭,然而生了个忤 逆子,却因此而s于其手。呜 呼!手 刃 父 母——这要怎样的 残 忍,才下得了手?乌鸦反哺,羔羊跪乳,人 弑 父母,禽 兽不如。  回忆纹哥历 史,曾经发生了多少 儿女 豆 父母、兄弟姐妹 互 豆和夫妻 反目成 仇的惨 剧?  1970年,安徽固镇县张 红兵的 母 亲在家发表了一番对洪 大洋不 敬的言论,让“根正苗 红”的张 红兵举 报为“反 哥命”,致使两个月后母 亲被木仓决。  这事一直成为张 红兵的心 病,给他造成多年来内 心的痛 苦。  泊西来在文哥时,为了向洪 大洋表明心迹,居然在其 父批豆会上踹 断了生 父的两条 肋 骨。  前不久, 为了 皇 位,竟然向亲 哥下毒 手——这些就是所谓的大 义灭 亲,实际上是不 孝不悌,违反了基本伦理,天地不 容,令人恶 心反 感,嗤 之以鼻。  凡此种种,不孝不 悌,对社 會道 德造成极大的破 坏。作为父母,有谁希望子女忤 逆?作为兄弟姐妹,有谁希望同胞骨肉视如寇 仇?  家庭是社會細胞。孝悌是家庭穩定的凝聚力。沒有孝悌,家庭破碎,必然造成社會動盪,因此,重新宣導孝悌風尚,在新時代賦予新的內容,做到父慈子孝,兄弟姐妹相敬如宾,夫妻举案齐眉,必然开一代新风,社會暴戾恣睢之風当有极大改观。  带头反孔的魯迅曾经说过:“只要思想未遭锢蔽的人,谁也喜欢子女比自己更强,更健康,更聪明高尚,——更幸福;就是超越了自己,超越了过去。超越便须改变,所以子孙对于祖先的事,应该改变,‘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当然是曲说,是退婴的病根。”(《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魯迅根本不理解“父之道”的含意,将其当成曲说、退婴病根。孔子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  意思是说:道:是自然规律,即圣人之道;死:是坚持、固守的意思;朝:开始;夕:终结。君子从闻其道开始,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不蒙昧)的世界而不退转。  ——只有这样,才可以行圣人之道呀,可见孔子对道的重视。  这里的“父之道”,显然是指父亲曾经践行的圣人之道。  道,对于國家來說,是立國之本;对于个人来说,是为人处世之本,是不可以轻易改变的。  孔子通过演绎伏羲的著作《易》而得道,得道后就“朝夕死守”,决不背弃。魯迅思想“前卫”,带头改变,改变的结果,就是偷 窥弟媳洗 澡,导致兄 弟反目,成为不孝不悌的典型,遗 臭万年。  这一章,孔子通过论述循道为孝,强调遵循父母原来正道而行的重要性——道为孝之本,离开道,就无所谓孝了。然而腐儒们却将孝孤立起来,谈孝不说道,显然篡改了孔子以道为核心的思想。  白话文:  孔子说:“无论父母在世还是去世,都要考察子女的志向和行为。如果子女长时间都能遵循父母所行的正道,那么称他们为孝是合适的。”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tianya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