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高考 > 正文

【文物保藏】赵忠祥谈保藏:重在珍惜\黄胄|汗青

2020-01-20 22:3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本刊特约记者|苏乙

网络上虽然传播着几张照片,可是对外界来说,位于十里河的赵氏会所依旧神秘。“我保藏不是为了发达,不是为了炫富,而是珍惜此刻、珍爱汗青、珍爱我们民族的文化传统和我们的锦绣河山,不让它们成为时代的遗憾。”近日,赵忠祥接管了记者的采访,揭示了他作为保藏家的感性与理性。

赵忠祥的藏品中不乏书画作品,他本人也是位颇具绘画功底的书画喜好者,尤其擅长画“驴”。他曾经和著名画家黄胄、范曾互助画过一幅《牧驴图》,赵忠祥先用淡墨画了两端驴,黄胄又添了一头,范曾添画了一个小孩儿,最后由黄胄落款:俯首甘为孺子驴,忠祥老兄醉笔画驴,范曾补孺子,黄胄戏题。 赵忠祥说:“我和他们是几十年志同道合的伴侣,是忘年之交,常常聚在一起聊天说地,这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晋升文化涵养的途径。” 黄胄是赵忠祥很浏览的一位画家,在一次看望黄胄的路上,他无意中瞥见一幅黄胄早期的人物图,便买下来带去给黄胄一观,而晚年病重的黄胄见到此画,竟“无语凝噎”,感触万千。 黄胄的创作以糊口为源泉,作品多姿多彩,描述了各个民族的各类糊口状态,他笔下的人物线条旷达,姿态灵动,展示了一个时代的印记。在与其来往的二三十年中,赵忠祥曾无数次亲观黄胄创作的历程,并深受影响,他评价黄胄是“新中国社会糊口的一面镜子”。赵忠祥保藏的书画作品并不多,这些保藏品有的是赵忠祥本身在市场上淘来的,也有的是在聚会上大家互赠的礼品。他说:“我不是那种讲究数量的保藏家,保藏成百上千的作品,动辄价值几多个亿,我收集他们的一些作品,既是我们友谊的见证,也是我进修绘画的途径。”

在赵忠祥看来,保藏书画便是保藏友谊,这是偏感性的,而保藏艺术品则更方向理性,但这理性并不是惦念着升值,伺机发大财,而是对汗青文化的探求。赵忠祥说:“看到一件艺术品,你必需要知道它是什么,它归类于哪一项,它最初呈现在哪一个年月,谁人年月中国处于什么样的汗青时期,世界处于什么汗青时期,谁人时代曾经呈现过什么样的政治经济文化格式,进而上升到社会学、经济学、地质学、科学机构的一种认知。” 说到这里,赵忠祥举了个例子:1976年,考古事情者在河南安阳掘客的殷墟妇好墓里出土了种类浩瀚的商代玉器,那些玲珑剔透,镌刻出来的玉石工艺,即便在今天看来,都令人以为匪夷所思。“这会促使你去探究很多未知的工作,好比思考1500多年前,新疆的和田玉为什么会呈现在安阳的墓葬里?谁人时候还没有进入金属时代,这些玉是怎么雕琢出来的?另外,还会让人遐想到甲骨文、殷商文化,其时的政治、经济、战争等。” 赵忠祥把保藏当做拓展常识的途径,小小的一块玉,他会把个中的门道研究得透彻无比。除了要相识大的时代配景,还要知道什么是中国“四台甫玉”,怎么界定这些玉石;知道什么是石英,这种矿物的联合是什么样子的,降生在什么处所;什么时候发明和田玉,新疆的和田在什么方位,它属于哪个矿脉,什么是昆仑山北、昆仑山南等等问题。“一小我私家假如没有打仗过玉的保藏,就不会主动去相识玉的常识。”赵忠祥如是说。 “小到一个玻璃球、一幅画、一个器物,大到一个古建、一座城池,当我们不知道面前的工具是何等优美,何等贵重的时候,便会肆意地去挥霍、粉碎,甚至去没落它们。可这些事物一旦消失便不行挽回,这在精力上是一种巨大的损失,这是小我私家的遗憾,也是一个民族的遗憾。”只有履历过、失去过、遗憾过,才懂得一个物件背后的“沧海桑田”,也正因为年代的洗礼,让赵忠祥格外珍惜此刻拥有的工具。 “物化的藏品承载的常识无穷无尽,它给你一个探寻文化、探寻汗青常识的动力和乐趣,而这种浓重的动力和乐趣使我们不停举行常识和文化的积聚。”赵忠祥暗示,“通常在我手里的保藏品我都不会让它们等闲流失出去,而是永远的珍藏。”

编辑|何佳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blog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