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智慧 > 正文

诗说:庭中有奇树 PSQW

2020-05-19 10:5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本文原标题:诗说:庭中有奇树

本网本日讯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贡(或作贵),但感别经时。  诗说: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庭树开落,花叶复滋。伤彼奇树,触我情思。攀折以遗,路远莫致。愿言思伯,甘愿宁可首疾。  注:  《庭中有奇树》同样出自《古诗十九首》,为思妇之唱。台湾简宗梧认为,此诗为十九首中“诗情最清朗、手法最明快的一首。叙事写情,条理井然,没有换韵,趁热打铁”,这个说法比力中肯。  我们知道,隋唐以后诗文多讲求起、承、转、合,此诗便以奇树起兴,然后“攀条折其荣”引出“将以遗(wei去声)所思”,过渡相当自然。最后说物不足贵,又以“别经时”收尾,抒情说事可谓圆润自如、天衣无缝。亦因此,很多教材均有收录,如大学的古汉语类教材。实际上,古诗皆是情郁于中趁热打铁,而文法自在个中,并没有后世说的那么多条条框框。后世正因为多了那么多讲求,为了套路而套路,反显得装腔作势。前文说过,后世之诗富丽则富丽,精细亦精细,但若说朴素无华、清丽深峻却是远远不及古诗。  忖量体裁的诗词,无论诗词曲赋,皆是主流雄师,前面所述颇多,就不再赘言。今摘录评述,一者因为其文简练清丽,艺术手法颇为大白,堪称经典;二者以证《冉冉孤生竹》等篇所言非虚。读一首诗词,若能用心,便可与作者隔着时空对望,无论古今,莫逆于心,这是诗词的魅力。  话不多言,摘录几首诗佐读。  鸡鸣·诗经·郑风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注: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对于“但感别经时”的人而言,每每想起,怕不是要泪如泉涌,以至于肝肠寸断。如李清照“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其中心酸苦涩,唯有本身清楚。  伯兮·诗经·卫风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愿宁可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注:“岂无膏沐”句,建安徐干“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亦同类语。“愿言思”句,唐人张九龄“自君之出矣,不复理残机。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亦大类其事。哎,世间万般苦,唯有相思断人肠。  君子于役·国风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注:牵肠挂肚,迟早倚门,有望夫石之悲。人生最酸悲的事,莫过于与相爱的人生分别、长相思。哎……,不说了,说得我心痛。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tianya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