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亚太 > 正文

山东省郯城县重访镇管理区书记张伟和纪检委书记李学伟滥用职权贪污受贿\郯城县|临沂市

2019-08-14 01:19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一个农民,家住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重坊镇管集,没多少文化,每天起早贪黑,本以为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就能过上安安稳稳的太平日子,可是没想到,在依法治国、构建hexie社会的今天我们一家三口为了躲避镇纪检委书记李学伟和曹成龙所带领着一伙社会地皮无赖的追打,仍然是有家不敢回,每天都胆战心惊的边走边捡点破烂艰难度的过日子......

  在2009年7月3日早上7点钟左右,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重坊镇政府镇南管理区书记张伟及镇政府有关领导带领几十口人,开着两辆大铲车,将我家正在经营饭店的房子强行推倒并拆除,给我们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0多万元!事情发生后,我们到政府问其原因,才知道事情的原由竟然是因为我们不配合他们的计划生育工作!我们就生育了一个孩子,他们就强行给我做了绝育手术,根本就不符合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他们无法向郯城县计生部门上报,于是就....

  那是在2003年的6月份的某天深夜,郯城县重坊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和我们村支书管仪华、村长管仪兵共数十人,突然闯进位于江苏省邳州市邹庄镇韩家村的家里,将正在睡梦中的我强行抓到山东省郯城县妇幼保健院,并给我做了绝育手术,给我的身体和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事后他们才知道反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当时虽然我老公的户口还在山东,却早在2000年和我在江苏省邳州市民政部门办理了合法的登记手续,在2001年生育一子,并在江苏省邳州市邹庄镇计生部门接受管理!

  事情发现成这样,他们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又上我们到山东省重新办理结婚手续,并在2007将我的户口迁入重坊镇,可是我们就生育了一个孩子,他们就强行给我做了绝育手术,根本就不符合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他们无法向郯城县计生部门上报,就像现在任职于重坊镇管集村的村支书梁明说的那样,我是属于重坊镇计生办的“暗管”!在我们这样的农村,刚刚结婚的新婚户和我这样已经生育过一个孩子是属于育龄妇女,,每年的2月.4月.6月.8月.10月.12月的28号都要到镇上接受检查,这些年我的名额都是镇计生办安排别人代替我做的检查,由于这种做法漏洞太多,为了更好的做好计划生育工作,去年临沂市计生办下达了一个要求更加严格的任务,要求每个育龄妇女都必须录取眼红膜,以杜绝原来的随意代替现象,可是这次代替你接受检查的是一位男同志,最近临沂市计生办要到我们这进行复查这项工作,所以我们镇领导同志要求你必须配合这次计生办工作,在临沂市计生办没来复查之前,让你重新录取,把代替你检查的那份男同志眼膜提前换下来,可是你却不配合我们镇计划生育工作,所以才会…

  听完村支书梁明的这番话,我们更加迷惑了!明明是他们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想尽快完成所谓的指标犯下的错误,这些年来却让我们一家牵受其中,每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从最初的不问实事强行就给我做了绝育手术开始,到今天的房屋拆除,这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们每次都以要我们配合他们的工作为理由,一次次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们强行抓去关押,每次都达数十天之久,在关押其间对我们使用暴力殴打、恐吓,来逼迫我们答应他们的要求,给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都造成了巨大伤害…

  我们即将崩溃的家庭,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了…我们在咨询完律师的情况下,多次到重坊镇政府镇、郯城县信访办、临沂市信访办、济南省信访办反映此事,他们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让当初带领拆除我们房屋的重访镇的镇南管理区书记张伟买了四瓶白酒到我们给予安慰,却不实事求是的调查事情的zhenxiang,给予彻底解决,而是一托再托,我们在万般无奈的情况,只有上访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在北京接访其我们村的工作人员管仪国,一再打电话要求我们回家配合他们的育龄妇女的检查!

  我们回家等待处理事情其间,在2009年8月14日上午9点钟左右,重访镇信访办马主任打电话到我们家,让我们在家等待,他来给予处理,大约40分钟后,郯城县重访镇纪检委书记李学伟和镇派出所两位同志及镇政府人员带着重访镇以曹成龙为首的二十多个社会不良青年共30多人到我们家里,纪检委书记李学伟说:“走,跟我们去镇党委处理关于你们反映的事情!”当看到我家还有邻居在闲聊,不知为何突然一反常态,喝令社会青年强行掐住我丈夫的脖子轮番进行殴打,看见我丈夫被打得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我们村众多村民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的行为已经引起了众怒,一些胆大的村民前来劝阻,但李学伟书记无动于衷,反而喝令社会青年又把我踹倒,并把前来劝阻的群众强行驱散,我儿子看到满身是血的爸爸吓得大哭,刚出车回来的三叔看到这种情况忙过来拉我,他们见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竟然不顾我丈夫的头血流不止,连同我三叔强行摁压在车上一起拉走,我乘乱求助路边一辆摩托车带着儿子跑了,之后,张伟书记又开车追赶,我藏于路边草丛里才得以脱身!

  现在我一家三口为了躲避镇纪检委书记李学伟和曹成龙所带领着一伙社会地皮无赖的追打,仍然是有家不敢回,每天都胆战心惊的边走边捡点破烂艰难度日,每次都已经10岁的儿子怯怯的问我:“妈妈,爸爸现在怎么样了(而阿凯则杂谈)?他们还会打爸爸吗?我什么时候才能来找我们?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继续上学啊?老师和小朋友还会理我吗?”听着儿子稚嫩的话,眼巴巴看着我,我无地自容…儿子都十岁了,为了躲避他们的追打,不敢在家读书,只能和我在外东躲西藏的过日子,他也应该和他同龄的小朋友一样坐在宽敞的教室里认真读书,接受教育,可是?为什么?在依法治国,hexie社会的今天,我实事求是的向领导反映问题,我即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更没有犯罪,竟遭到重访镇领导压制、打击、报复,重访镇领导为了他们所谓的业绩,不惜牺牲别人幸福换取自己官和权,现在重访镇政府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限制我和家人的人身自由,在光天化日之下带领社会青年不择手段追打我们,难道,在法制社会的今天,老百姓想过个安稳的日子就这么难吗?难道就是我们所要创建的“河蟹”社会?

  现如今,某些地方ZF已成为强盗、土匪的代名词了,他们跟当地heishehui、流氓勾结成团,无故欺压善良、淳朴的老百姓,这就是我们的“公仆”;

  对于这个社会,我只有无奈、无奈还是无奈,

  希望有良知的中国网民朋友们,帮帮我们一家吧!!

  帮帮我们一家人早日能过回去过上安稳的日子,我儿子能早日回到学校继续读书!!!!帮帮我们一家吧!!!!!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blog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